看板 GBF
※ [本文轉錄自 C_Chat 看板 #1bpOtqFR ] 作者: HrtUndrBld (Aseroraorion) 看板: C_Chat 標題: [理超] GBF 6%池限定歐蘿芭終解劇情簡述與感想 時間: Thu Feb 15 12:06:40 2024 凜冬。 寒意刺骨。 連身為星晶獸的歐蘿芭都不禁發抖。 她環顧周圍,見到那陌生卻熟悉的教堂及矗立在紛飛白雪中的人型冰雕,輕嘆了一口氣。 (果然,又是…這個夢。) https://imgur.com/7h81oxP.jpg
儘管那些栩栩如生的冰像彷彿隨時都能開口說話, 但不管歐蘿芭如何努力仍聽不清他們的低語。 https://imgur.com/Wyo7QE8.jpg
“唉呀!” 不知何時被冰像捉住手臂,讓她忍不住驚呼。 抬頭一看,只見無數臉龐扭曲,彷彿在哭。 =================================================================== 這天,葛蘭賽法迎來了稀客。 加百列在附近的城鎮結束了繪本插畫的工作後, 剛好在港口見到我團就過來串個門子。 https://imgur.com/ex3XS7o.jpg
她打過招呼後便從包裡拿出樣品送給歐蘿芭。 那是一本描述一位勇敢的王子如何跨越重重難關, 最後以一吻喚醒被巫婆下了沉睡詛咒的公主,最後兩人幸終的故事繪本。 收到禮物的歐蘿芭開心地表示會一輩子珍惜這本書。 加百列微笑地看著如同自己妹妹般的歐蘿芭,突然想起某件事。 “對了,我這裡還有個東西要給妳看看。”她又從包包拿出一條掛著奇妙墜子的項鍊。 “這是…!” 歐蘿芭從這塊漂亮而陌生石頭中感應到自己的力量殘渣和一點點懷念感。 “是這次的委託人送的,上面的石頭其實是不會融化的冰塊喔。” “竟然有這麼厲害的冰塊嗎?” 碧驚訝地說。 據委託人所說, 這塊冰是由存在於霸空戰爭之前的某個王國所崇拜的女神所造, 被人們當成護身符使用。 “而這塊冰裡有歐蘿芭小姐的力量也就表示…” 露莉雅很快地理解了加百列的意思。 "那個女神,就是她嗎?” 但在遇到加百列之前, 獨居在某個無人島的歐蘿芭應該沒有跟空之民的接觸才對, 怎麼會在其他地方受到崇拜呢? “那妳在住在那座島之前的記憶呢?” 碧問歐蘿芭。 “不,我一開始就在那裡了。” “蛤?” “我一定是在那裡出生的,為了與團長以及加百列大人相見~<3” “這傢伙在說什麼啊…” 歐蘿芭看著不化冰,感覺到似乎有什麼將從心裡的那口井溢滿而出。 困擾多時的夢境閃過眼前,讓她一陣暈眩,踉蹌了幾步。 “歐蘿芭! 怎麼了?” 加百列擔心地問。 “啊不…只是頭有點痛…這還是第一次呢。” “看起來不太好呢,臉色也發白了…” “可能稍微有點不太舒服,” 歐蘿芭靈機一動 ”但我覺得只要能讓我夾在加百列和團長中間睡一覺說不定就會好轉了:P” “這孩子又在說什麼啊。”碧吐槽。 歐蘿芭跟大家說明了每晚困擾她的惡夢與剛剛看到項墜時產生的奇妙懷念感。 “妳說冰像嗎? 我好像有聽過傳聞: 終年冰封的堤羅斯島上散落各處的冰像與王國遺跡。” 加百列繼續說 “有許多探險家與寶藏獵人前往探勘卻都有去無回。” “聽起來還挺恐怖的。” 碧說。 但如果這個島真的就是歐蘿芭夢裡的那個地方, 我們就必須去找找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方針既定,眾人收拾行囊,飛往傳聞中的不歸之島。 明明沒有相關的記憶,歐蘿芭心中卻隱隱約約有種不祥的預感。 ===================================================================== 加百列聽來的堤羅斯島傳聞相當準確, 騎空艇一靠岸, 迎面而來的便是鋪天蓋地的風雪。 眾人在一片白茫茫中前行,好不容易看見了前方拉著拖車的人影想去問路, 走近一看才發現並不是人而是冰像。 “這難道是…” 加百列使用權能融化了冰像的一部份,果不其然地露出了肌膚。 也就是說散落在這個冰雪國度的一尊尊冰像其實曾經都是活生生的人類! “噫!” 認識到這個可怕的事實讓露莉雅和碧失去了表情。 “…” 歐蘿芭則是沉思不語。 妳沒事吧? “咦? 我沒事的…只是有點冷,可以借用一點團長大人的體溫嗎?” 歐蘿芭勾著主角的手臂貼上來,讓主角有些小鹿亂撞。 但一察覺到這是歐蘿芭內心恐懼和不安的表現後,還是將她拉近身旁。 往冰像陳列的方向繼續前進,一行人來到了堤羅斯的市中心。 奇怪的是,在層層冰雪覆蓋之下的古老城鎮完整的異常,好似受到甚麼力量保護一樣。 “妳認得這個地方嗎? 歐蘿芭?”加百列問。 雖然跟夢中的景色不太相同,但莫名地讓歐蘿芭有種懷念感— 人來人往穿梭街道巷弄的景象彷彿歷歷在目… “那是…” 她望向城鎮中央的大教堂 “我好像知道那裡…” 轟隆!! 一發霹靂砸在他們面前,主角倏地拉住正要往前走的歐蘿芭。 在濺起的雪霧中,一名身著金甲、鬚髯如戟的威嚴老者現身。 https://pbs.twimg.com/media/GFoppJFbsAAOtUa.jpg
“歐蘿芭喲,” 雄渾的嗓音問道 ”原本應該在那座孤島上贖罪乃至時間盡頭的妳,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老者的語氣雖冷靜,卻藏不住其壓抑的憤怒。 “如今既然妳打破誓言離開了那座島,就接受與之相應的懲罰吧。” 他將手伸向天空,一道彷彿能撕裂星辰的雷霆顯現。 眼看大神之怒即將劈下,加百列奮不顧身地擋在歐蘿芭身前。 “且慢。” “妳是…” 老者頓了頓,似乎看出了加百列的來歷。 “欸,在動手前至少先告訴我們你到底是什麼人吧。” “吾乃宙斯! 一切秩序的監視和守護者,同時也是歐蘿芭的父親!” “歐蘿芭小姐的…欸?” 露莉雅驚呼 “你是她爸爸嗎?” “歐蘿芭是從吾的核抽出一部份製造出來的星晶獸。” “雖然沒有像凡人一樣的血脈相連, 但把由自己的核誕生的子代當作女兒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吾的女兒曾經在這裡闖下了無法彌補的滔天大禍而不得不在那座島終老一生。” “比起她違背誓言離開島嶼,回到這裡讓情況變得更是糟糕。” “作為父母,給予其相應的制裁就是吾的責任。” 話一說完,宙斯再次聚集能量讓雷電顯現, 而為了保護歐蘿芭 我方也準備與之一搏。 突然間… “什…什麼?” 一陣極其強烈的暴風雪突然襲來,原本安靜的城中迴響著死者的悲鳴。 “可惡啊,它們發現她了!” 宙斯說。 暴風雪奪去了眾人的視線,也不斷地削去體溫。 “呃…我的腦中有聲音…”歐蘿芭痛苦的蹲下。 “歐蘿芭! 妳在哪裡!” 加百列心急如焚,但任憑她再怎麼呼喚都無法得到對方的回應了。 ================================================================== 歐蘿芭醒來,發現自己又回到夢中的場景,但她清楚這一次並不是夢。 “…! 團長大人! 加百列大人! 露莉雅,碧大人!” 著急地尋找同伴的她隱隱約約聽到某種聲音。 “…?” 她循著聲音穿過一尊尊冰像陳列的冰封走廊,來到一個禮堂, 禮堂中穿頂而出的巨大冰柱被人像群環繞。 “咕呃!” 一見到冰柱,死去的回憶攻擊歐蘿芭。 (不會錯的…這就是我在夢中不斷見到的地方。) 歐蘿芭深吸一口氣,往大廳的中央走去。 (腳好沉重…彷彿本能在告訴我不可以接近那個一樣。) (但不管之後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我都想知道真相!) (那個夢是怎麼回事,還有那些人究竟想告訴我什麼?) 她將因不安而顫抖的手往冰柱伸出… “呃…啊…啊啊啊啊!” 難以忍受的痛楚在觸碰到冰柱的瞬間如電流般貫穿歐蘿芭的身體,讓她不禁跪倒在地。 凜冬已至。 ============================================================== 另一方面,主角和其他人在宙斯的權能庇護下被傳送到暴風圈之外。 大伙一恢復意識就要回頭去救歐蘿芭卻被宙斯阻止。 “事已至此,你們再作甚麼都沒有用了。” “那個暴風雪就是歐蘿芭的罪業本身。 不管是身體還是靈魂,它會把接觸到的一切冰封。” “…她闖的禍就是這麼嚴重。” “即使失去記憶,但她造過的業仍然存在於此,最後甚至將會把她自己消滅殆盡。” “所以吾才將她安置在一個的遙遠小島與世隔絕,結果還是…” 歐蘿芭做了什麼? 聽到主角的疑問後,他猶豫了一會。 “好吧。” 他歎氣。 “就給你們一個知道自己放了什麼出來, 一直以來是在跟什麼旅行並為之悔改的機會吧。” ================================================================ 這是一個被遺忘的古老故事。 曾經在堤羅斯島上有過繁榮的國度, 人們在女神的庇佑下安居樂業、豐衣足食。 國民們十分感念女神的恩惠,毫無保留地愛戴祂。 雖然女神想要給予人們同等的回報,卻不知道愛是什麼。 這件事一直讓祂十分苦惱。 後來,一場殘酷的傳染病侵襲堤羅斯。 這是種會讓人伴隨著痛苦並逐漸扭曲身軀最終死去的不治之症。 絕望將整個國家化為一片人間煉獄。 人們來到教堂向女神尋求慰藉,但祂卻無能為力。 “女神大人…女神大人…我好痛…我好渴…” 小男孩無助地望著祂。 “啊…女神大人…求求您讓我們從這場惡夢中解脫吧…” 女人說。 “女神大人,我不想再繼續痛了…” 聽到這些懇切的願望讓自責無力的女神下定決心。 “…好的。你們祈求,就給你們。” “就算此身化作塵埃,也必完成所託!” 她像在祈禱般將雙手在身前交握,全力催發權能。 此時在她的腦中只有一個念頭: 一定要拯救人民於水火之中,無論付出什麼代價! https://imgur.com/EPxJaBa.jpg
“哈啊…哈啊…” 奇蹟發生了,祂展現出了超越自身極限的力量,成功地將島上所有病痛消去— 卻是以最糟糕的方式。 無論男女老幼、有病與否,乃至一切飛禽走獸, 堤羅斯島已化為完全的冰凍世界,再無生機。 https://imgur.com/mniE5D2.jpg
看見周遭冰像的痛苦表情,女神很快地瞭解到自己犯了多麼無可挽回的錯誤。 https://imgur.com/bONz8F1.jpg
“啊啊…啊啊啊!!!!” 精疲力竭的她哭倒在地,只是不斷地道歉直到意識模糊。 https://imgur.com/JhVOlAf.jpg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一名自稱宙斯的星晶獸出現在她面前。 “這個島上的生命已經完全消失。回答吾,歐蘿芭,這是妳做的嗎?” 然而或許是之前使出的力量超出自身機體負荷, 又或者單純是罪惡感大到心靈無法承受,歐蘿芭失去了記憶,只是呆呆的回望他。 宙斯歎了口氣。 “歐蘿芭,從吾的核心誕生的女兒。妳犯了大罪。” “即使妳沒有記憶,但做過的事不會消失。為此。吾身為父親當予以懲罰。” “隨吾來吧,妳將花上一輩子獨自贖罪直到活動極限為止。” 在兩個星晶獸離去之後,整個堤羅斯島徹底地化為死寂。 ==================================================================== 由宙斯陳述的悲劇,讓眾人十分震驚。 “歐蘿芭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她的人民渴望得到她的愛。” “你們凡人要求那些你們獻出愛的對象以同等程度回報。 正是這種自我中心的態度促使她犯下了罪孽。” 宙斯頓了頓,看向遠處的暴風雪。 “那場暴風雪是由居民對歐蘿芭的痴迷和對自己被變成這種存在的憤怒所形成。 它將吞噬一切,不論是你們的肉身,或是吾等的核心。” 這也就是諸多來探勘的冒險家和寶藏獵人有來無還的真相。 “那我們得趕緊把歐蘿芭小姐救出來才行!” 露莉雅說。 “不,吾不會讓你們這麼做的。” 他轉身面對加百列說 “雖然吾並不願意責備不知情的妳,” "但看到事態演變至此吾還是不禁想:要是妳們從未邂逅就好了。” “...” “不要白白放棄生命。把對吾的女兒的回憶留在過去,離開這個島嶼吧。” 不。 “哦?” 宙斯看向主角。 不管怎樣我都會去把她救出來。 “沒錯! 她是我們重要的夥伴! 怎麼可能因為危險就不去救她!” 宙斯嘆息,望向眾人。 "吾等是星晶獸,虛無的人造生命。” “為此而付出生命,真的值得?” “…” 露莉雅想了一下 “不管是人還是星晶獸,都是跟我們一起旅行至今的朋友!” “我們星晶獸的生命真偽?血緣關係?對我來說那一點都不重要。”加百列說 “我只知道歐蘿芭是我重要的人,她的安危才是現在我唯一在乎的。” “…” “而且,你其實當年也是想保護歐蘿芭的吧?” “雖然你不斷提及她的過錯與贖罪, 但你當時並沒有廢棄她而是選擇保護她。” “難道不就是因為你也不想失去她嗎?” “吾只是…”宙斯一時語塞,只因為他知道加百列所指謫的確是事實。 “給我們一個機會去救她吧。” “拜託您了,宙斯先生! 我們一定會想辦法救出歐蘿芭小姐的!” “…那就用吾的力量暫時給你們加護吧。”宙斯終於點頭。 “但記住,一旦失敗,那暴風雪就會將你們連同靈魂永遠冰封。” “謝謝你,宙斯。” 宙斯並未回應加百列的感謝,只是伸手向天凝聚雷霆之力。 在雷聲轟鳴中,隱約能聽到他的聲音: “吾的女兒,就拜托你們了!” ==================================================================== (我終於想起了我的罪,我的一切) (這些人們的靈魂即使在死後仍被困在這永恆的冰之牢獄中…) 她望著發著微光的冰柱。 “這就是我的罪孽本身,我所創造的詛咒…” “對不起…就算是取回記憶的現在,我仍然不知道怎麼拯救你們…” “那麼至少,讓我跟你們感受同樣的痛苦吧。” 取回記憶的歐蘿芭生無可戀,展開雙臂迎向風雪,一心求死。 “帶走我的生命,我的靈魂,我的一切吧。” “只有如此,才能贖清我的罪業…” 彷彿在回應她的請求般,暴風雪變得更加強烈,冰像們痛苦的哀號塞滿了整個空間。 歐蘿芭的身體逐漸結凍,神經彼端傳來強烈的痛楚,但她十分平靜。 “所以這就是你們一直以來的感覺嗎?” “真的很對不起…請你們,永遠不要原諒我對你們做的事…” 歐蘿芭閉上雙眼,靜靜等待自己的終焉。 但那顯然還不是今天! 歐蘿芭!! “…! 團長大人?” 在一聲雷鳴之後,她聽見了朋友們的呼喚聲。 “…! 別過來,你們會凍僵的!” “歐蘿芭妳等等,我們這就…” https://imgur.com/UAiFdet.jpg
但暴風雪彷彿刻意要阻隔他們般越發強烈。 “這是對我的懲罰,你們不需要為我冒險! 快離開啊!” 歐蘿芭哭喊。 絕不! “團長大人,為什麼不願意聽我的話呢?” “我已經接受了!只要我死了,這一切也就可以結束了!” 看著加百列、露莉雅、碧,一個個友人皆倒在冰雪的淫威之下。 讓歐蘿芭又著急又自責。 “欸,歐蘿芭” 加百列不顧即將凍僵的身體,溫柔的說 “大家…都愛著妳喔…妳…怎麼想呢?” https://imgur.com/gMdGGoG.jpg
“不!不! 加百列大人!” 她不願意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情,發狂似地往凍成冰像的加百列爬去。 此時她的手突然被另一個人緊握住,她轉過頭。 幾乎完全結凍的主角,回望著她的眼眸。 “團長大人…” “為什麼…為什麼大家要為了我做到這樣呢?” 因為妳對我們就是這麼重要。 “…啊” 我們一起離開這裡吧! 歐蘿芭。 儘管冰霜凍唇,主角仍強迫自己擠出微笑。 但這就是他在完全結凍前所能做到的最後努力了。 主角的笑容撥開了一直纏繞在歐蘿芭心中的迷霧。 她回想起和我們一起相處的過去種種,不知愛為何物的星之獸終於頓悟。 “這份溫暖、耀眼明亮、美麗的情感... 這份對他人的溫柔感情, 這份對某個人的珍惜... 一直以來我被給予的,也是那天我如此渴望得到的東西.. 這就是 愛....” 突然間,歐蘿芭聽懂了冰像們的言語。 他們已經痛苦了太久,渴望終結。 懇求歐蘿芭解放他們的靈魂讓他們真正死去。 “原來這才是你們的真正祈願。我沒能在當時發現這一點真的很抱歉…” “現在就讓一切苦厄渡去,實現你們的所求吧。” 她觸碰了冰柱,展現了權能。 冰柱發出耀眼光芒,讓整個空間充盈著溫暖。 “好溫暖啊…終於可以睡著了。” “我終於不再痛了,謝謝您,女神大人…” “女神大人…我們很抱歉必須拜託您做這種痛苦的事。” ”希望您能夠過得幸福快樂。” “我…絕對不會忘記的。不論是大家的事還是我本身的罪。” 歐蘿芭在目送島民成為飄向天空的光粒時如此低聲祈禱 “所以請大家安息吧。再見了,我心愛的堤羅斯人們。” https://imgur.com/F2flC4a.jpg
隨著冰柱逐漸融化,一把美麗的長槍顯現其中,熠熠生輝。 ================================================================ "呃...恩?" "我剛剛不是被冰起來了嗎?" 雖然被冰封的眾人紛紛解凍,但主角卻始終醒不過來。 "靈魂一旦被冰結,就再無解凍的可能。" 隨著雷光出現的宙斯這麼說道。 "這個年輕人是醒不過來了。吾早已警告過你們。" "不!團長大人的身上還有餘溫,我們一定能救回他!"歐蘿芭說。 "真的嗎!? 但妳打算怎麼解凍他的靈魂?" 碧的疑問勾起了歐蘿芭的回憶,她想起了加百列送她的故事繪本。 "..." "...? 歐蘿芭妳在幹什..." https://pbs.twimg.com/media/GGIlckVb0AAtHJE.jpg
她將雙唇吻上了懷中的主角,就像故事中的王子與公主一樣。 "哈哇哇...歐蘿芭小姐...>///<" https://pbs.twimg.com/media/GFqD_hzacAAdGd1.jpg
說也奇怪,主角蒼白的臉頰逐漸恢復血色,慢慢地睜開眼睛, 看著眼前淚眼汪汪的她。 https://imgur.com/azgXxJh.jpg
歐蘿芭? "是的...我是您的歐蘿芭。早安,團長大人。" 露莉雅和碧也衝上來抱作一團。 一旁烏鴉嘴被打臉的宙斯一臉震驚 "巴嘎那! 這到底是..." 歐蘿芭轉身 "現在的我理解了,融解了寒冰的正是愛的力量。" "愛...打頭!這種虛無的感情如何能夠喚醒一度被冰封的靈魂?" "不,宙斯大人。愛就是這麼一種能夠引發奇蹟的情感。" "曾經的我不瞭解愛的本質而引發悲劇。" "..." "但現在不一樣了。在和加百列大人相遇後我見識了世界,瞭解了凡人。" "我已經能察覺那份一直在我心中的愛了。" "我一路上得到了太多愛,不管是堤羅斯的人民,加百列大人,還有團員們..." "也能理解您當初對我的處置也是出自父愛。" "...恩。" "宙斯大人,我犯下的罪孽永遠也不會消失。" "但我想要背負著這份過去,將愛這種美妙的情感分享給世上眾人。" "想想看如果這世界上的人們如果都能夠相親相愛將會多麼美好?" "所以,我不會再回去那座島...為了我要做的這件事,我希望繼續和團長大人的旅行。" 看到歐蘿芭堅定的眼神,宙斯點點頭。 "看來妳心意已決,吾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但記住,要是妳再次犯下過錯,吾會再一次將妳帶回去。" "不敢或忘。"歐蘿芭說。 宙斯轉向主角 "我聽說過凡人會以親吻作為至死不渝的誓約。" "也就是說,你現在就是歐蘿芭的伴侶—" "吾的女兒,以後就拜託你照顧了。" "欸?" 這番話讓露莉雅目瞪口呆。 另一邊的歐蘿芭本人則是歡欣不已 "伴侶!多麼美妙的詞彙!" "團長大人!不論健康之時還是生病之時,歐蘿芭以後就拜託您了喔!" https://pbs.twimg.com/media/GF8rpwTasAAoxv_.jpg
https://pbs.twimg.com/media/GFsz0UzaoAEbI6O.jpg
"妳這反應也太快了吧!" 碧的吐嘈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歐蘿芭在一片笑聲中走近 "團長大人,我想要繼續和您們的旅行,向更多人傳達愛。" "如果人們都能理解彼此並互相尊重," "那不論凡人或者星晶獸,或許都有推倒隔閡之牆的那一天。" "這就是我現在的理想,能請您幫助我嗎?" 沒問題! "嘻...謝謝您,團長大人。" 歐蘿芭微笑著說。 "以後的旅途也請多關照了。" 陽光之下,她充滿仁慈的和藹笑容是如此美麗,讓人醉心不已。 End ====================================================================== 雖然每次四象和古戰都會和主神系列的星晶獸打照面, 但因為劇情上很少出場。 很好奇他們的強度在哪邊呢。 宙斯這次出場時我還以為是丈夫來抓猴的(X, 沒想到在gbf這邊是設定成歐蘿芭的父親。 嘩! 我又多一個金毛岳父! 本來與世無爭甚至沒打過霸空戰爭的歐蘿芭竟然一夕之間變成了滅國女神, https://pbs.twimg.com/media/GFU39kabgAAHucH.jpg
不知道是不是主角勢團員中手上人命最多的... https://imgur.com/DdmDC1h.jpg
其實我對母猩猩一直有一份敬畏, 一方面是當初剛當上騎空士不久就被這無琴的女人痛扁到有點PTSD 另一方面是她雖然單純且不諳世事, 個性上卻很容易把事情做過頭。 不巧星之民又把她的機體做得很強, 感覺遲早有一天會躲到主角懷裡哭訴自己闖下滔天大禍... 看來放著無人管理的星晶獸亂跑對一般人來說還是挺危險的, 娶一娶回家過情人節也好啦。 https://pbs.twimg.com/media/GGQ0Zm3boAAnAMB.jpg
https://pbs.twimg.com/media/GF55PYYakAAR8P8.jpg
-- https://imgur.com/OsarNEM.gif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0.248.33.2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707970036.A.3DB.html
neetarashi: 克拉: 02/15 12:07
(準備敲門中
vanler: 一年比一年攻勢猛烈 02/15 12:12
safy: 歐蘿巴 要變成 工口巴了嗎 02/15 12:15
roea68roea68: 現在女角都能直接結婚了 02/15 12:15
Xenovia: 歐蘿巴真的好香 02/15 12:16
Chricey: 看到關節痛,我就想起我姨媽 02/15 12:16
lightdogs: 現在劇情都那麼直接的嗎? 直接親下去跟岳父指婚xd 02/15 12:17
laigeorge89: 還約3P 卑 02/15 12:17
超大卑
luke06: 有人先結了後面也跟著結一結 02/15 12:19
magic404011: 克拉:又…又一個 02/15 12:19
Kroner: 看到關節痛,我就想起我姨媽 02/15 12:19
tooyahaya: 在有那個瘟疫的前提又無法救治的話凍殺其實也沒什麼錯 02/15 12:23
tooyahaya: 吧……這種程度的事情講成大罪就按在角色身上感覺不是 02/15 12:23
tooyahaya: 很合理 02/15 12:23
tooyahaya: 如果編劇真的想塑造不知愛的罪人,不如直接把瘟疫去掉 02/15 12:23
Kroner: 我有在用UC2,感覺效果還不錯欸! 02/15 12:23
tooyahaya: ,變成單純想要回應子民的愛才爆走凍結王國 02/15 12:23
willytp97121: 跟加百列的姬友連線強到靠北 02/15 12:25
水杖隊最後一塊拼圖。
shlee: 歐羅巴超婆 終解後也超強的 團長會被抓去捉i榨乾 02/15 12:31
shlee: 都給你婚戒了 結婚很正常的 02/15 12:37
Kroner: 剛開始吃UC2,期待 02/15 12:37
kinuhata: 她副本的bgm超好聽 02/15 12:41
Electricfish: 推 02/15 12:43
shitanaga: 克拉又 02/15 12:47
MADUMA: 推 02/15 12:52
Kroner: 關節痛有人有有效的復健方法嗎? 02/15 12:52
zoids0308: 牛神將終解劇情都直接結婚了 02/15 13:07
joey0221: 歐羅巴從剛出到這次終解才終於有真正的出頭天,作為歐 02/15 13:09
joey0221: 本命玩家真的感到欣慰 02/15 13:09
zoids0308: 但是歐羅巴是拿季限強度換的 ㄏㄏ 02/15 13:14
Kroner: 搞笑吧!關節痛,你能嚴重點嗎?我要讓你知道什麼叫真正的痛! 02/15 13:14
willytp97121: 菜鳥騎空士都經歷過被她一拳把主力送下去的陰影XD 02/15 13:15
yailin01: 克拉又跑來敲團長房間的門了 靈壓又消失了 02/15 13:16
lav1147: 敗北者:什麼時候我的終解劇情也可以這樣寫 02/15 13:27
joey0221: 季限就當skin,我是都有給戒指+999LB,無聊時會帶聖誕 02/15 13:31
Chricey: 關節痛睡覺就能治了,吃什麼UC2 02/15 13:31
joey0221: 的出去玩 02/15 13:31
saberr33: 卑 02/15 14:01
Winter1525: 推整理 02/15 14:05
tobbaco: 歐羅巴真的超香的 可惜不是拳得意 02/15 14:38
Chricey: UC2推薦?有人試過嗎?靠譜嗎? 02/15 14:38
BDmaple: 躲在芽雅背後的古蘭: 02/15 15:10
※ 編輯: HrtUndrBld (140.112.24.206 臺灣), 02/16/2024 10:01:45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轉錄者: HrtUndrBld (140.112.24.206 臺灣), 02/16/2024 10:02:32
sarevork: 太苦了 原本變牛%的爽的變成岳父 02/16 10:06